追蹤
IP cameras | PTZ cameras | Security Cameras - WH Inc
關於部落格
Offer IP camera, PTZ camera, Pan Tilt Zoom camera, security camera, PTZ IP camera and night vision camera for video surveillance needs.
  • 13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癌症治療: 從來不放棄/我們真的了解癌症嗎?

 癌症治療: 從來不放棄/我們真的了解癌症嗎?

 

【文、圖/摘自《從來不放棄──關於癌症,腫瘤科醫師給你的真心建議》/蘇志中 著/寶瓶文化 出版】

關於癌症,真的有太多無法探知的境界!

 

醫生所要做的,就是用最適合患者的療法,做最有效的治療;

 

積極一點,給病人一個「再試試看」的機會。

 

如果上帝給了我一把鑰匙,為什麼不為幽閉的人們打開那扇窗呢?

 

宣判後的剩餘人生

 

 

陳爸爸第一次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,原本的攝護腺癌已經轉移至骨頭了。一開始他的症狀是腰痛,檢查報告出來後,發現他是由攝護腺癌轉移至骨盆骨。

 

陳爸爸的年紀大約六十五歲上下,住在雲林縣的鄉下地方,在家裡兄弟中排行老大,從小承負家庭的責任最多,打魚或是農耕的工作一定都少不了他。辛苦了大半輩子,到了終於可以放下生活重擔、享受含飴弄孫之樂的年紀,卻被宣告得了癌症。

 

在醫學上,男性的攝護腺腫瘤與女性的乳癌一樣,是一種與性別有關的疾病。對於合併骨轉移的攝護腺癌,從前的治療方式大多採取較保守的荷爾蒙治療,使用藥物或開刀將睪丸拿掉,原因是,荷爾蒙的濃度愈高,愈會刺激腫瘤的生長,拿掉睪丸就是抑制荷爾蒙繼續刺激腫瘤生長的方法。

 

現在已經有許多比以前更進步的治療方式,較為積極的治療方式如手術、化學治療及放射線治療,或是讓患者口服、注射荷爾蒙抑制劑。一般來說,這種疾病預後的情形大多是相當不錯的。不過一旦出現其他器官(肝、肺及骨)轉移的情形,在癌症分期上就已經是第四期,一般來講治癒率相對會比較低。

 

看到眼前X光片上的骨盆一片反白,即使不看病例,光憑影像判斷,就知道這並不是太樂觀的病症。當我正思量著應該從哪邊切入時,坐在面前一直低著頭的陳爸爸開口說話了。

 

「蘇醫師,其實出現骨頭轉移這件事,我早就知道了,醫生說我的狀況已經是末期了。」

 

確實如他所知,一般正常的腫瘤指數應小於1,嚴格說來不能大於0.5,當然有些是例外的,年紀大一點的男性有時候會高一些。但是像陳爸爸一樣,出現嚴重的轉移狀況,指數很有可能突然間就飆高到上百。

 

從他的言談中,我雖然感覺他的情緒不是很穩定,暗忖如果他已經知道病狀,受到的衝擊應該會小一些,對於接下來要採取什麼樣的療程,應該也較容易理解。

 

「我的醫師告訴我說,什麼治療都不用做,回家把該交代、該處理的事情做一做就好了。」他嘶啞著喉嚨艱困地說。

 

聽到這裡,我忍不住皺起眉頭。正要開口,頓了一下的他繼續說:

 

「我問他,那我還有多少時間?他說大概不會超過半年。」抬起頭,陳爸爸略顯激動地望向我,「醫師,真的嗎?我真的只剩下半年嗎?我……我只不過是有一些腰痛而已。」

 

眼前這位皮膚黝黑、看來結實的男人,低下頭微微顫抖的雙肩,重疊上許多曾經也是每個家裡支柱的父執輩,為家人撐起天亦無懼的身影,今日卻如此卑微地蜷縮在未知的境域之下,被狠狠地宣判任何努力都是枉然。我感到心頭湧上憤怒與難過。

 

我並非質疑那位醫師的專業判斷,只是,過於武斷宣告所造成的後果,他是否曾認真想過?被宣告只剩下幾個月生命的病患,回家後等待他們的,是什麼樣的剩餘人生?

 

以陳爸爸的狀況來說,癌細胞的轉移一定是愈來愈快、愈厲害。荷爾蒙抑制劑等口服藥物,最終將變成止疼的嗎啡。之後如果出現脊椎壓迫性骨折,更嚴重甚至整個癌細胞跑到骨盆裡,造成骨盆的病理性骨折,他就開始不能走路了,生活品質會變得很差。從經驗來判斷,你可以想像最後幾個月,肯定是要長期臥床!

 

長期臥床的病人通常不是死於癌症,而是因敗血症或惡病質死亡。長期臥床會因肌力衰退,使胸部擴展受限,無法順暢呼吸或咳嗽,久了累積成肺炎;要不就是因壓迫性骨折造成下半身癱瘓,就要開始使用導尿管,也很容易形成褥瘡。

 

就算陳爸爸還能有六個月的生命,但最後兩個月都躺在床上,他的生活品質、人生最後的尊嚴又將如何?

 

我看著低頭微微拭淚的陳爸爸,我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他:「請你安心,情況沒有這麼糟的,我們一起努力看看。」

 

第一個月的療程,我先為陳爸爸做放射線治療及化學藥物治療,在第二個月檢查時,就發現腫瘤指數馬上下降只剩一半。

 

在第一次就醫時,除了骨頭轉移之外,我發現骨盆腔的淋巴腺也有轉移的跡象。一旦出現這樣的現象,表示這是全身性的問題,所以我建議幫他做荷爾蒙與化療。因為全身性的疾病,一定要使用全身性的治療方式,而手術與放射治療均屬於局部性的治療方式。

 

大概很多人都覺得,做化療的過程很辛苦,也很難度過。其實並不全然如此,如果病患的不適感是由腫瘤造成的,當治療出現效果時,病人會覺得舒服,食慾與體重亦不降反升。

 

就這樣,一項一項的治療與追蹤,陳爸爸開始感覺腰漸漸不疼了,連食慾也變好許多。在治療期間,他看到骨盆上原本白成一片的影像,已經明顯退掉一半;報告上自己的腫瘤指數也一直快速的下降。雖然不是很了解醫療上複雜的專有名詞,但陳爸爸知道治療是有效的。於是,我大概替他做了半年的治療。

 

出院的那一天,他來到我的跟前,緊緊地握住我的手,說:「蘇醫師,你是我的救命恩人,真的謝謝你!這真的是奇蹟!」我告訴他:「不是我的醫術好,而是你的運氣好。」他搖搖頭,感激地對我深深鞠了個九十度的躬,好久才轉身離去。

 

現在回想起來,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。截至目前,陳爸爸仍可以務農,且定時回診,一切都很正常。他知道我在寫書,也感到非常高興,因為我告訴他在書中會提到他的事。

 

癌症相關訊息: 癌症標靶治療

l   癌症資訊

l   癌症訊息

l   癌症新聞

l   癌症篩檢

l   癌症網站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